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互聯網+醫療展現蓬勃前景

發布日期:2020-04-09 信息來源:經濟參考報

    新冠疫情期間,互聯網+醫療迎來高規格的密集“新政”。近一個多月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醫療保障局連續下發多個文件,直指互聯網+醫療“最后一公里”的問題。

  在線問診量大增、健康碼“通”全國、行業逆市上漲……互聯網全力戰“疫”,展現蓬勃前景。新政下,互聯網+醫療將發生哪些變化,會怎樣改變看病這件事兒?

  助力抗“疫”互聯網+醫療“破冰”入醫保

  此輪互聯網+醫療新政的突出特點是,既有應對疫情的快速反應,又有針對具體問題的全面解決方案。

  在武漢,受防控措施影響,市民除新冠肺炎以外的看病、復診、拿藥遭遇困難。在這一背景下,武漢醫保局率先“破冰”,首次將平臺型互聯網醫院——“微醫”納入醫保支付。

  截至目前,武漢已針對高血壓、糖尿病、乙肝、丙肝等10種門診重癥(慢性)疾病需求,每日納入醫保支付的互聯網+醫療服務費超1300單,向定點零售藥店流傳處方超1100單,為數萬名武漢患者提供了復診開藥服務。

  區域性“破冰”之舉的背后,是疫情中互聯網+醫療“第二戰場”的出色表現,也是國家加快推動互聯網+醫療規范發展的“大藍圖”。

  此前,國家衛健委已針對疫情期間的具體問題,連續出臺多個有關互聯網+醫療的文件,充分肯定了互聯網醫院、互聯網診療在抗擊疫情中的獨特優勢,釋放出大力發展“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的強烈信號。

  梳理其在2月3日、2月6日、2月26日下發的三個通知,亮點不少。比如,新增新冠肺炎在線預檢服務;積極組織各級醫療機構開展網上義務咨詢、居家醫學觀察指導等服務;組建多個國家級“互聯網+”平臺,涵蓋遠程醫療、心理援助、中醫診療、智能醫療等。

  但更具突破意義的國家政策當屬“互聯網+醫保”落地。國家醫保局、國家衛健委日前聯合印發《關于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開展“互聯網+”醫保服務的指導意見》,明確在疫情期間的常見病、慢病線上復診納入醫保支付范圍,鼓勵定點醫藥機構提供“不見面”購藥服務。

  目前,江蘇、上海、浙江等多地已將互聯網醫療服務和診療項目納入醫保支付,并快速進行信息系統改造。武漢除了“微醫”之外,還有三家公立醫院的在線問診也被納入醫保支付范圍。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指導意見出臺的當日,國家醫保局指導武漢醫保局,火速在“微醫”平臺上線了國家醫保電子憑證。意見中,也再次強調了要在全國范圍推廣應用醫保電子憑證。

  醫保電子憑證“一人一碼”,是參保人進行全國醫保線上業務的唯一身份憑證。山東、福建等七個省市已開展了先行測試。此前,由于參保人員信息未能完全電子化,導致人工校驗繁瑣,互聯網+醫療支付“最后一公里”一直未能徹底打通。

  國家醫保局局長胡靜林說,及時將“互聯網+”醫療納入醫保支付范圍,不僅彌補了線下醫療缺口,而且將迅速壯大“互聯網+”醫療市場規模。

  事實上,關于互聯網+醫療更深遠的發展已見端倪。在《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的28條改革意見中,一條以醫保制度改革為突破口,支持“互聯網+醫療”等新服務模式發展的路徑已清晰可見。

  行業“春天”互聯網上的“三甲醫院”來了

  在線診療的火爆,加上政策“春風”,這個春天互聯網+醫療風景這邊獨好。兩大“主力軍”——市場化的第三方平臺和公立互聯網醫院,都有亮眼變化。

  胃癌術后化療患者李先生,疫情期間通過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互聯網醫院平臺,與自己的主治醫師視頻問診,在醫生指導下服藥、調整飲食。“互聯網醫院真的非常方便,檢查結果出來第一時間就能在手機上看到,可以視頻問診讓醫生看報告,讓我們少跑路。”

  “疫情期間,互聯網診療成為醫療服務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國家衛生健康委規劃司司長毛群安說,數據顯示,在國家衛生健康委的委屬委管醫院中,互聯網診療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此外,一些第三方互聯網服務平臺的診療咨詢量也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0多倍,處方量增長了近10倍。

  一大變化是互聯網+醫療的服務內容向深度拓展。業內人士指出,疫情催生了義診服務、付費診療、信息咨詢、病人管理這四類業務快速增長,但信息咨詢和病人管理這兩類服務,顯示出互聯網+醫療在健康管理的前后端,都有巨大潛力。

  目前,多地加快核發互聯網醫院牌照,引發業界關注。據不完全統計,這份名單包括北京、上海、重慶、湖南、湖北、內蒙古、陜西省等。未來,互聯網上的“三甲醫院”會不會越來越多?

  記者了解到,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成為北京首家通過“互聯網+醫保”驗收的三級甲等醫院。阜外醫院醫保辦副主任魯蓓說,該院正在完善互聯網復診、醫保患者報銷、醫保定點藥店取藥、自費患者易復診平臺藥店取藥或配送到家等“一站式”服務,服務北京市醫保乃至全國各地就診的患者。

  上海首家互聯網醫院牌照2月26日“花落”徐匯區中心醫院貫眾互聯網醫院。它也是該市首家實現線上脫卡支付的公立互聯網醫院。上海市兒童醫院互聯網醫院自2月29日開展線上診療以來,已累計開展診療2170人次,開出網上處方579張。

  上海市兒童醫院院長于廣軍認為,互聯網+醫院建設的不斷推進,將徹底改變民眾的就醫模式,改變醫生的服務方式,改變藥品的配送方式,最終實現醫院去中心化的改革成效。

  以“公立醫療”為主的互聯網醫院與以“消費醫療”為主的互聯網在線問診平臺能否良性共存?疫情激發了兩者合作的空間。

  患有系統性紅斑狼瘡的李女士出院一個月,本該去醫院復診。但正值疫情期間,長期服用激素或免疫抑制劑的她是感染的高風險人群,這讓她不敢輕易去醫院,也不敢自行調整用藥。

  作為國家臨床重點學科,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風濕免疫科1月30日起在“好大夫”醫療平臺開通了針對免疫性疾病的免費咨詢。線上提交咨詢請求后,專家根據李女士的各項檢查結果和自述情況,建議她繼續服藥,但可以逐漸減量,為李女士解了燃眉之急。

  “事實上,不管是現有互聯網醫院牌照的數量,還是醫療資源的核心——醫生群體,都處于緊缺狀態。”中國社科院健康業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陳秋霖說,公立醫院與第三方平臺的合作,以及政企合作、企企合作和企社合作等,可以釋放互聯網+醫療更大的潛力。第三方互聯網醫療平臺能夠實現跨醫院、跨地域調動醫生資源,這是單體醫院難以解決的。

  有喜有憂長遠發展還需破解多重問題

  疫情發生后,好大夫、丁香園、微醫等多家互聯網診療平臺在抗“疫”中表現亮眼。特別是義診服務上,第三方平臺顯現出在跨地域醫療資源調配、開放對接政企門戶網站的優勢,真正形成了向社會大規模提供的公眾服務。

  但義診服務能否持續?由于一些醫院尚不具備互聯網醫院資質,因此很多服務是基于自有平臺APP,以免費“咨詢”的名義進行。醫生給出的建議只作為參考方案,不作為疾病的診斷與治療依據。專家指出,疫情過后,這種免費服務的服務模式恐怕不可持續。

  陳秋霖表示,醫院自建互聯網醫院,由于單個醫院的醫生數量有限,必然帶來服務響應上的局限,如果各醫院的資源不能打通,就無法起到互相補位的作用,服務能力永遠無法形成規模。這次疫情讓整個社會都開始重視互聯網醫療的價值,但是發展方向究竟是應該發力第三方平臺還是醫院自建,是非常值得探討的。

  互聯網醫院能否帶來解決看病難的新希望?

  “醫療有時移不動。”丁香園創始人、董事長李天天認為,目前互聯網+醫療普遍尚未深入到核心的診療環節,要回到線下去做檢查、依靠醫生面對面的診斷和治療。只有當人們在家庭環境中就可以獲取醫療級別的數據,包括可植入和可穿戴設備的發展和普及,移動醫療才真正“移動”起來,這需要未來技術方面的進一步突破。

  首診仍受局限。 根據2018年發布的《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在線問診服務不得接診首診患者。專家認為,普遍來說,通過互聯網+醫療進行首診存在誤診漏診風險,應厘清網上醫療咨詢與診療的邊界,不應以“咨詢”等為名在網上進行首診并開具處方。針對皮膚病等部分線上、線下診療效果差距不大,醫療風險相對較低的病種,在明確規范和風險承擔機制等前提下,可進一步探索論證能否開放線上首診限制。

  醫療質量安全仍需加強。在疫情期間,為了方便慢病患者續方,多家互聯網+醫療平臺提供了免費或價格極低的續方服務。記者在某醫療平臺試用該服務發現,聲稱自己有慢性肝炎并申請開藥“甘草酸二銨”,在沒有提交其他診斷證明或已有處方的情況下,平臺的醫生即給開具處方。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在線問診只是一個環節,互聯網+醫療需要提供連續的、整體的服務。陳秋霖說,互聯網+醫療在如何實現供應鏈上的整合等方面仍存短板。如何與醫療保險、藥品供應等有效鏈接,形成完善的服務鏈條,是未來發展方向。

  好大夫在線CEO王航認為,醫療行業具有特殊性,互聯網+“醫、藥、險”都不能一蹴而就,監管和控費是重點也是難點。比如,如何避免因互聯網便利性帶來的過度使用,如何防止虛構醫療服務的騙保行為,如何將國家集中采購藥品納入線上醫保等,都還需要在不斷創新中給出答案。

秒速赛车冠军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