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以產業數字化實現多要素有機聯動

發布日期:2020-04-17 信息來源:經濟參考報

    4月9日,《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簡稱《意見》)公布。這是中央第一份關于要素市場化配置的文件,也是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的一項重大改革部署。《意見》分類提出了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五個要素領域改革的方向。其中,備受關注是“數據”首次與其他傳統要素并列成為一種新型生產要素。此舉有助于釋放底層數據的價值,加快數據資產化進程,加速數字經濟新業態、新模式的誕生。

  生產要素是一個經濟學的范疇,它指的是生產經營中所需要的各種社會資源。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生產力條件下,生產要素所包含的內容有很大不同。在農業社會中,土地和勞動力是最重要的生產要素。到了19世紀末,第二次工業革命接近尾聲,社會生產力有了很大躍升,經濟活動逐步走向了規模化、組織化,此時組織本身就成為了生產的關鍵。此后,隨著生產力的進步和生產方式的改變,技術、信息的作用逐漸開始被人認識,也逐步被認為是生產要素。步入數字經濟時代后,數據不僅能夠幫助人們更好地組織和規劃生產經營,更能有效地進行判斷和預測,為社會創造出巨大的財富。在這樣的背景下,數據被理所當然認為是一種生產要素。

  數據作為生產要素的意義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數據參與生產,對其他要素資源具有乘數作用,可以提高經濟生產效率,推動新型產品和服務的創造,這體現在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上;二是數據參與分配,對原有生產要素諸如勞動力、土地、資本和技術產生替代效應,背后涉及到經濟結構的變化和要素的變遷,從而對收入分配產生深遠的影響;三是數據憑借高流動性、低成本、長期無限性和外部經濟性等特征,對國民經濟各部門具有廣泛輻射帶動效應,有助于提升全要素生產率。據統計,美國過去十余年勞動生產率增長中,數字化的貢獻度超過40%。此外,當下數據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日益凸顯,主要國家競相爭奪數字經濟這一全球新一輪產業競爭的制高點,數據要素正在成為改變國際競爭格局的新變量。

  作為數字經濟時代的全新生產要素,數據所具有的外部性、非結構性、非標準化、資源標的多變性、邊際成本遞減、規模報酬遞增等特征,使得數據的權屬界定、價格形成、交易流通、開發利用等各個環節均存在諸多待解決的問題和挑戰。因此,推進我國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工作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統籌協調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多方力量,加快《意見》相關配套措施落地,培育發展數據要素市場,加強數據資源整合和安全保護,充分釋放數據要素的轉型帶動作用。

  一是培育發展數據要素市場。研究制定出臺新一批數據共享責任清單,推進政府數據開放共享;健全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數據要素交易市場,完善數據流動交換共享規則,探索開展數據審計、數據保險等新型業務;發揮行業協會商會作用,制定數據確權定價和流動交易的標準、規范和共識,著力破除數據自由流動障礙瓶頸。

  二是加強數據資源整合和安全保護。探索建立統一規范的數據管理制度,提高數據質量和規范性,豐富數據產品。制定數據隱私保護制度和安全審查制度。推動完善適用于大數據環境下的數據分類分級安全保護制度,加強對政務數據、企業商業秘密和個人數據的保護。要始終“繃著一根很緊的神經”,平衡好數據安全和經濟發展的關系,做到互相適配。

  三是充分釋放數據要素的轉型帶動作用。要持續發力新基建,大力開展5G、工業互聯網、數據中心等新一代數字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為數字化產業發展創造良好的“生態環境”;推動建設“東數西算”工程,建設粵港澳、京津冀、長三角等一批區域性數據要素共享流通樞紐工程,形成以數據為紐帶的東中西協調發展新格局;完善相關研究和技術鏈條,建立“產學研用”一體化的大數據交易全產業鏈。

秒速赛车冠军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