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將中科院科技成果更快更多轉化為生產力

發布日期:2020-06-16 信息來源:中國科學報

   “用社會化的錢和市場化的人,做中科院的事。”這是中國科學院科技成果轉化母基金(以下簡稱母基金)成立兩年多以來,其掌舵人中科院創投董事長吳樂斌的期望。

  日前,吳樂斌在接受《中國科學報》專訪時表示,母基金啟動運行以來,正在聯合社會各方力量,將中科院科技成果更快更多地轉化為生產力。

  為什么成立母基金

  2017年9月,中國科學院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母基金啟動,該基金由中國科學院控股公司代表中科院直接出資,聯合地方政府國資平臺的出資、金融資本及社會資本共同設立。母基金能更快更多地聚集社會資源,放大投資規模,形成輻射和帶動作用。成立之初,這支基金以“母基金+直投”結合的方式投資,預計撬動的總資金規模在200億元左右。

  作為國家的科技戰略力量,中科院每年的論文和科技成果產出很高,但如何轉化為生產力一直備受矚目。吳樂斌回憶道:“母基金成立的初衷也是希望引導社會資源解決中科院成果轉化的問題。”

  近年來,中科院開始探索科技成果轉化新模式,并且每年保持高速增長,表現出不俗的實力和潛力。在此基礎上成立的母基金以“助力科技創新、實現資本增值”為使命。“為完成此使命,母基金的運作堅持尊重市場價值規律和競爭規則,挑選專業的人組建團隊,凝聚社會資源,彌補中科院的資金短板,實現科技成果到生產力的轉化。”吳樂斌說。

  截至目前,母基金已經與中科院相關部門及研究所合作,構建了重點備投項目庫,其中包括量子、光子、離子、納米、大數據、小衛星等一批前沿科技產業化項目。

  一條河里養五條魚

  當前是什么阻礙了科技成果轉化的效率?吳樂斌認為,這與科技成果轉化所處的生態系統息息相關,他將整個科技成果轉化的生態環境比喻為“運河”。

  “從智本(IP)的海洋到資本(IPO)的海洋,需要挖通一條運河。”在吳樂斌心中的運河體系里,母基金發揮著很大的作用,他解釋道,“母基金可以沿著運河流動的方向去尋找科技重鎮,緊跟國家布局落戶,推動當地產業鏈的發展完善。”

  吳樂斌希望母基金可以在中科院院所所在地進一步深耕,實現“戰略直投+基金投資”的雙輪驅動,打造戰略投資平臺。當前,母基金的投資人包括吉林、武漢、南京、蘇州、安徽等十二個省市地方政府。

  另外,吳樂斌還將科技型企業的成長階段比喻為“運河”里的“五條魚”,這五條魚分別代表著科技型企業從創意到產品、產品到銷售、銷售到利潤、利潤到上市、上市到行業領袖的五個發展階段的跨越。

  如果環境不好,運河里的魚就容易死,吳樂斌認為運河的生態環境很重要,母基金側重前3個階段,從第一條魚開始孕育,這是一個慢活、細活、苦活、難活。

  他以從創意到產品的第一階段為例解釋道,一項研究工作,其科研經費用完了,但其科研成果還沒有邁入市場的門檻,社會化的錢還沒有到,科技成果就半途而廢了,這就是科技成果轉化的“死亡之谷”,第一條魚、第二條魚很容易死在“死亡之谷”里。

  基金帶動基地發展

  在吳樂斌的運河體系里,還有一個重要組成——基金和基地的疊加,這里的基地包括科研基地和產業基地。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發展社會研發機構。對此,吳樂斌并不意外,他表示,社會研發機構是在新舉國體制下的新型科研機構,“社會研發機構是以國家目標為導向,按市場化體制機制運行,產權清晰,各方共贏。”

  吳樂斌所指的產業基地主要承載科研基地的成果轉化工作,需要相關基金的參與,實現產城結合、產融結合,推動科技成果轉化落地。

  此外,吳樂斌希望母基金在推動基地發展的同時,可以聚焦硬科技和綠科技領域,助力科技產業的發展,實現創新鏈、產業鏈、資本鏈的協同聯動。

  為什么是硬科技和綠科技?吳樂斌解釋道,硬科技被理解為比高科技更高的科技,瞄準當前最前沿的核心技術;綠科技用最小的碳排放和環境的擾動實現人類經濟社會最大程度的物質和精神需求。

  他還透露,母基金二期將進一步明確投資策略,圍繞和服務好中科院科技成果轉化工作,在設立子基金方面將探索與市場最優秀的基金團隊合作,發揮其市場資源優勢,打造一批具有鮮明硬科技和綠科技特色的專業成果轉化子平臺。

  作為母基金掌舵人,吳樂斌希望母基金可以依托中科院科技創新優勢,專注于科技成果轉化于科技企業的投資,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基金,并帶動一批產業基地的發展壯大。

 

秒速赛车冠军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