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物聯網、人工智能廣泛應用

發布日期:2020-07-07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

   企業員工宅家“云”辦公、在視頻會議中“頭腦風暴”,居民進小區、逛超市時出示健康碼,醫生借助5G和人工智能進行遠程會診、治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我們的生活有了很多新變化,我們的城市也在變得更加“智慧”。

   如今,5G、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不斷發展,在我國新型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得到廣泛應用,催生了數字化、網絡化、智慧化的公共服務新模式和城市治理新理念,給人們的生產生活帶來諸多便利。未來,應如何更好地推動新型智慧城市建設?

   健康碼、信息平臺派上大用場

   疫情期間,福建省龍巖市“e龍巖”平臺開發上線了新冠肺炎防控信息服務程序,推出多項相關服務,讓市民能夠快速查詢信息、在線義診、及時報告疫情線索等。市民反映的問題統一匯總到12345平臺,平臺能答復的立即給予答復,涉及專業問題無法答復的,及時轉給相關部門進行處理。

   6月30日19時20分許,家住北京大興的楊女士下班回到小區,正在向物業安保人員出示北京健康碼。在確認“未見異常”后,她被允許進入。“我現在每天要出示四五次健康碼,使用起來很方便,也有利于疫情防控。”她說。

   4月8日,“封城”76天的武漢重新開啟離漢離鄂通道,當天一大早,不少旅客來到武漢火車站,他們戴著口罩、拿著湖北健康碼“綠碼”,陸續乘坐高鐵前往全國各地。對于他們而言,“綠碼”意味著復工“通行證”。今年以來,健康碼、防疫地圖、信息平臺、智能測溫篩查預警系統等在很多城市火了,成了抗擊疫情的有力手段。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汪玉凱說,我國疫情防控阻擊戰取得重大戰略成果,與近年來我國推動智慧城市建設息息相關。疫情發生以來,各地方政府通過政務信息平臺及時向社會公布信息,發布本地疫情,讓公眾及時了解情況,提高了公眾的防范能力。

   汪玉凱表示,在智慧城市建設中,我們建立了強大的數據基礎,這在疫情期間派上了大用場。政府掌握大量公共數據,如人口數據庫、地理信息數據庫等;電信運營商通過手機實名制掌握大量數據;互聯網企業通過提供市場服務、社會服務,也擁有海量數據。這些不同類型的數據,為疫情溯源、傳播鏈條跟蹤、群防群控提供了支撐。

   “如果沒有智慧城市建設,今天我們就不可能召開那么多視頻會議,不可能有上千萬企業在線辦公,不可能有上億學生在線上課。”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高新民認為,疫情期間,政府打造的信息共享和服務平臺發揮了重要作用,互聯網企業圍繞城市的正常運行、百姓生活需求提供了大量智慧服務,增加了經濟社會運行的彈性,提高了城市的抗沖擊能力。

   當前,我國智慧城市建設的現狀到底如何?有研究稱,我國智慧城市建設大體上經歷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為探索實踐期,從2008年底“智慧城市”概念提出至2014年8月,各部門、各地方按照自己的理解來推動智慧城市建設,相對分散和無序;第二階段為規范調整期,從2014年8月至2015年12月,國家層面成立了“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部際協調工作組”,各部門不再單打獨斗,開始協同指導地方智慧城市建設;第三個階段為戰略攻堅期,從2015年12月至2017年12月,提出了新型智慧城市理念并上升為國家戰略,重點推動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打破信息孤島和數據分割;第四個階段為全面發展期,從黨的十九大召開至今,各地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加速落地,建設成果逐步向區縣和農村延伸。

   專家表示,目前,我國智慧城市建設已取得積極成效。據統計,所有副省級以上城市、超過89%的地級及以上城市均提出建設智慧城市。各省市在發布實施智慧城市總體行動計劃的同時,不斷推進“智慧教育”“智慧醫療”“智慧交通”等具體領域實踐,探索適合本地智慧城市建設的重點和發展路徑。經過多年建設和創新發展,涌現出了一批“城市大腦”、互聯網醫院等創新應用,在部分領域為全球智慧城市建設提供了樣板。

   數據孤島和碎片化現象仍然存在

   專家稱,綜合來看,我國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取得了積極成效,但也面臨頂層設計不強、城市數據融合和治理聯動不夠、城鄉與區域發展不均衡、智慧城市發展生態未形成等問題,需要有針對性地進行完善。

   城市的“智慧”從哪里來?從數據中來。

   新型智慧城市的本質是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對城市進行重塑和再造,利用數據資源暢通流動、開放共享的屬性,倒逼城市不合理的管理體制、治理結構、服務模式、產業布局變得更加合理優化、透明高效。從目前來看,在我國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數據孤島和碎片化現象仍然存在。

   “在應對疫情過程中,一些地方出現了數據不能共享、部門各自為政的現象,我們構建的一些業務系統缺乏協同功能,這些問題暴露出我國新型智慧城市建設還有很多短板。”汪玉凱說,如何在這些方面進一步發力,使智慧城市更好服務于人民群眾,真正體現以人民為中心,是我們未來努力的方向。

   “智慧城市發展到今天,越來越重視數據以及數據價值鏈的作用。”高新民說,“城市大腦”的本質是匯聚城市各方面數據,經人工智能分析和計算,產生智能決策。“城市大腦”建設當前最大的瓶頸在數據匯聚環節,多源、跨部門的數據在不同信息系統里的標準和接口不一樣,數據流轉機制不清晰、流程不暢通。

   高新民建議,實現數據共享,首先在技術上要有能夠實現數據互操作的框架,在此基礎上要有規則和制度設計。在尊重安全、主權和需求導向原則下,一旦有需求,能夠很快搭建出數據資源池,及時并低成本支撐起特定應用,實現數據價值最大化。

   中國信息化推進聯盟信息化協同創新專業委員會副主任邵國安表示,在新型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數據規范化是必須要做的。要對數據進行分級分類管理,比如公民的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姓名、家庭住址等關鍵敏感數據應加密存儲,位置信息等其他數據可根據需要進行部分開放和管理。

   未來要堅持技術與制度創新并重

   日前,神州數碼控股有限公司簽約了威海智慧城市項目。“我們將在威海市深耕細作。”神州控股首席運營官郭鄭俐說,計劃通過3年時間,以“數”“智”為核心,充分運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手段,建設威海智慧城市運行綜合管理中心和威海“城市大腦”,推動交通、醫療、文旅、教育等領域智慧化改造。

   “城市,讓生活更美好”,而美好離不開智慧。

   有人曾這樣憧憬未來的生活:無人駕駛汽車在智慧交通系統的指引下暢通前行;網上下單后,無人機、物流機器人會及時送來快遞;下班之前,智能家居系統會提前打開空調、空氣凈化器,準備好適宜清新的家居環境……專家認為,未來,身處新型智慧城市當中,這些場景會變得習以為常。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認為,未來,智慧城市建設要與生產性服務、生活性服務和公共性服務發展深度融合,集聚全球化人才;與數字技術、數字業態、數字創新深度融合,促進實體經濟智能化、自動化、網絡化發展。同時,要關注國際形勢,在大變局中轉危為安、化危為機;要下決心構建和完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品牌和現代產業體系的發展生態。

   “智慧城市發展的動力,很大程度上來自新生代的需求。”張燕生說,從“千禧一代”到“Z世代”再到“α世代”,他們對美好生活的不同需求會推動智慧城市建設邁上新臺階;同時,他們也會成為推動智慧城市高質量發展的生力軍。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忽視在智慧城市建設中容易被邊緣化的弱勢群體,要及時回應他們的關切,保障他們的權利和平等發展的機會。

   專家建議,長遠來看,推動我國新型智慧城市發展,要堅持技術與制度創新并重。強化智慧城市頂層設計,盡快出臺國家層面的新型智慧城市總體規劃或建設指導意見;完善新型數字基礎設施,大力發展智慧管網、智慧水務,推動智慧燈桿、智慧井蓋等應用,促進市政設施智慧化,加速建立城市部件物聯網感知體系,提高城市數字化水平。

   同時,推進公共服務公平普惠,建立跨部門跨地區業務協同、共建共享的公共服務信息體系,探索創新發展教育、就業、社保、養老、醫療和文化的服務模式;深化城市數據融合應用,構建高效智能的城市中樞和透明政府;優化新型智慧城市生態,通過體制機制創新,釋放城市數據要素活力。 

秒速赛车冠军规律